写作 or 演讲

很显然,对于我们个体而言,演讲似乎还是会更“容易”一些。

初看起来,这有点违背直觉。两者都需要精心准备内容,结构上,素材上,无不需要妥帖地设置,而且都有发表和被公开检验的属性。从内容的角度讲,两者对我们来说,差异应该并不大,反而是演讲,因为要面对台下的众人,孤零零的自己在众目睽睽下,还要务必保持声情并茂,不只提防被挑战,还要担心有人打瞌睡,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但熟悉了演讲氛围的人,自然也熟悉了套路,对自己的口才也颇有信心,形成了一套自己的风格,再加上可以重复利用的材料,只是换个地方重新来过,压力也骤降了不少。演讲的聚光灯效应,某种程度上也会让人得到心理的满足,甚至期待。

我想,可能还存在一个重要的原因,会让现在如此繁忙的我们更觉演讲容易。这源于它的准时性。一个会在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发生的事件,会在人的心理上造成无形压力,四处张罗素材,临时不行还可以顺理成章请假特地准备。演讲的表演性,有急迫性,但也随之带来对它的倾向性投入。必然发生的演讲,也是对活动主办方,对相关人的一次涉及名声的承诺。这都会让人更加郑重地对待演讲,也更容易让它煞有介事地发生。

而写作,相较而言更像是孤独的行为。

如果说演讲跟我们如今的日常有某种内在的相似性,合作,优先级,专注投入,以及表演。那么写作则是反日常的。比起演讲隐含的一次性和急迫性,写作更需要绵长的隐忍,不被打扰,安静思考,以及阅读更多。这在现今条件下,反而是极难的事,甚至是一种奢侈。

但写作仍然有对影响力而言不可替代的优势,它塑造大脑,让自己慢下来思考,以及在网络上积累可观的可被发现的专属自己的主题内容,由此引发更多产出形式的可能性。

如果一定要对比,我觉得写作更像是持续的练习(trunk),而演讲则是偶尔的输出(branch)。

两者之间是否存在中间形式?也许连绵的谈话,比如播客的形式,会有值得考虑的形式。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