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太保的发迹史

顶着花白卷发,上身深蓝老头衫,裤子没印象,但一双旅游鞋绝少不了。一个不抽烟,不喝酒,只烫头,上不了德云社又没啥情趣的人,就这样杵在你面前,时隐时现的酒糟鼻子,吸引了你全部的注意力,而忘了他在说什么。

可就是这样一位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偏就引得一众女粉丝,她们跟我说,为了成为他的关门弟子,宁愿降格做关窗弟子,不行就扶门,要不扶桌,扶床也行啊……

我恨得上火,牙根痒痒,好在就剩一点优势,让我也不那么着急——虽然我老他几岁,但他长得比我着急。

他原来似乎不这样,或者说我认识他的时候,没觉得他有特别的地方——不过是一枚普通中年胖男子,跟我现在差不多。他原来在西宫的豪门,听说偶尔会有段子流出,但总体名不见经传,但事情在2015年发生了变化。(算到今天,都有三年了)

2015年底CSDN开SDCC大会,缺少个讲Keynote的人,通过我想邀请公司的大牛,可是吉他制琴师那会儿没有档期,时任北京总管小强捎带提起了他(确实是捎带)——一个当时还是个默默无闻的Senior选手,至少我的印象是这样。我也顺水推舟,虽然CSDN有点小情绪想推辞,嫌名气不够大,但经不起我的包装,他就这样出场了。

那场轰动一时(其实是他没见过世面)的大会Keynote,他白衬衫外穿灰毛衣,黑西裤就着白旅游鞋地完成了。形象有多寒碜,他自己没觉得,但嗓音有多颤,他肯定心知肚明。他后来说,天啦噜,聚光灯一打,自己眼睛都吓闭上了半晌没敢睁,一睁眼,下面一片漆黑,以为全场人都走光了。

谁也没想到的是,他的Keynote是全天大会的第一场,CSDN的CEO蒋涛还要等他讲完才能上台,台下人无不揣测,这是何方神圣,肯定是海水不可斗量。结果他也没讲啥自己东西,全仰仗技术雷达,反而是自己花里胡哨的PPT动画效果震翻了全场。(有没有添油加醋?我觉得有)反正CSDN的人应该是没后悔,后悔的人是晓强和我——早知道这么一哆嗦就能功成名就的机会,怎能花落别家!

后来他故伎重演,第一届技术雷达峰会,第二届还是,靠着PPT的奇技淫巧,继续干震翻全场的勾当,他懒洋洋地切换幻灯片一个效果又一个效果,只见幻灯片上的字儿左腾右挪,争奇斗艳,好不热闹。他微笑着转向台下看预料中的反应,低俗恶趣味的观众预料中地张大了嘴,全然不顾流下的口水嘀嘀嗒嗒浸湿了面前。我看到他们时不时抹一下嘴,不带砸吧一下,再做个吞咽的动作,眼珠子都没转动过一下。我明明看到了台上睥睨的眼神,和聚光灯下溢出的嘚瑟。我恨观众们不争,你们听懂他在讲什么了么,听出来他讲错了么,他的英文是日本口音啊,刚才单词拼错了没听出来?

我后来仔细研究过他的片子,动画效果是很酷炫,可以说效果惊人,跟天外飞仙似得,我不记得是不是自己也看得目瞪口呆了。我认为我瞧不上这种不务正业,却不由自主手捂着脸,透过指缝看飞仙的梦幻效果。那一刻我也恨自己很肤浅。

他竟然还被冠上“雷达小王子”的外号!(别侮辱了我心目中的小王子,他有B612,他只有两个B)。可是架不住他继续红,他开始频繁在公司内外的活动上露脸,这时候文章开头的景象开始频繁发生,女粉丝们络绎不绝,他照盘全收,同时散发出姨母般的微笑,全然不顾旁边还有我这样落寞的中年男人,流露出的孤独的眼神,继而变得嫉妒,然后是恶毒。

他觉得红起来的效果太好了,不想停止红(肯定觉得女粉丝不够多),他想不仅要讲(中间我还不得不捏着鼻子领着他去一个公司做演讲,只因为人家指名道姓翻他的牌子),还要写,我听说这个消息,立马有点安心了。这儿说得比写得好的人大有人在,他不会例外,咱骑驴看唱本。

他询问我文章意见的时候,我开始敷衍他:差不多,可以可以。他可能意识到我的不满,开始主动跟我接近,北京话叫套磁。他说早在加入公司前,就慕过我的名,有次在第三极的贝塔咖啡,我陪老马参加社区活动,现场有他。他说我极具磁性的男中音吸引了他,让他全然忘了老马的存在,最后因为我加入进了这家公司。我肯定不能信,不过我开始飘飘然。(但现在我觉得自己真贱。)

就这样半哄半迁就,他一路也写了过来,但肯定是因为我深厚的编辑功夫,确实帮助到他。他从一个三两天打渔从不晒网的业余写手,变成了每月总有那么几天的写作者。有了自己的博客不说,各个社交媒体渠道一应具有,特别是简书,篇篇阅读数都还超过我写的,这叫什么世道,读者都是浅薄的,我告诉我自己一定要振作。

他为了吸引眼球,在文章里什么都用上了,大白话,半咸不咸的包袱,还拿筷子当道具。这也能行?我心里不屑,读者仍然是浅薄的,对此我深信不疑。

他越写越顺手,又自己一人开始折腾,硬生生的攒了一篇叫什么中台的文章,在我看,这真是偷懒到家,攒的功夫谁不会,网络上的信息通读一遍,整出一篇也不是难事。一定是哪儿搞错了,就他这篇中台,竟然突破了公司洞见的访问量新高?我对社区和读者太失望了,他们的阅读和审美这几年没有一点改善的迹象,反而有越来越走低的架势,跌到了地平线,都跌进了海里。谁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那都是童话里才会有的事。

在DDD的演讲上,他开场时有点嘚瑟,指着幕布上一张他在雷达峰会的照片,问台下黑压压的人群,谁现场听过这场我的演讲?见没人有反应,他改成问谁看过视频的也算,还是没人有反应,他只好悻悻地说,这不重要,这不重要,然后赶紧就翻篇了。我坐在台下,心里狂笑,他不知道我们都是来看天外飞仙的吗。

他偷摸告诉我,每次演讲来临,他都要闭关几天,大门不进二门不出,开始整那些幻灯片效果,做梦都想,整出啥新鲜玩意儿震翻全场。我心想,你行不行啊,还每次都闭关,你不知道我们都是前一天晚上才开始准备做PPT的嘛。

他还在折腾,听说最近又回去抱上技术雷达的大腿了,开始写专栏哔哔上了,我想都这么多年了,雷达也嫌弃他吧,可审美疲劳了也没解药,毕竟除了他没人关心自己了。

他就是健总,这是他的发迹史,我很不屑,我是来举报他的。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