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报

小时候家里有订报的习惯,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家人饭后围着方桌埋头读报的情形,恐怕也只会在没有网络和手机的时代才有的景象了。除了给我们的学习报,父亲还会尝试订阅不同类型的报纸,日复一年,最后他发现了一份特别的报纸,一订就是好多年。

那份报纸叫《中国剪报》,顾名思义,报社从全国各类报纸上摘取不同的信息,合成一份新的报纸,再交到订阅用户的手里。如今想来,编辑是基于怎样的逻辑和品味进行摘选,作为用户我们一无所知,反而乐在其中,终于不再局限本地的几份报纸,得以一览天下了。

父亲有整理的习惯,他把全家看完的报纸一份一份理好,按照时间顺序叠放,再用大夹子夹起来,这样报纸就不会四处散落,翻阅起来还特别方便。报纸更多了,他还会把认为有用的信息,生活窍门,或者学习资料,自己再剪下来,贴到另外一本特别准备的大本子上,于是又成了独一份的“中国剪报”。

今天看来,某种程度上,这就是我们随时可见的那种自媒体呀。有了社会事件,他们争先恐后忙起来,从微博上截图,复制他人的只言片语,加上臆测的观点,再用耸动的情绪浇灌,为博得流量不能说不大费周章。这样一份拼凑而成的“剪报”,颇费思量。

但当年父亲的做法,委实正当多了。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