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星系保卫战

前言

自从那一场战役之后,幻影世界里的X 星球很少再产生战争了。但是在距离幻影世界一万亿,不,在距离宇宙一万亿钻(1钻 = 1万亿光年)之外,有一个外宇宙。外宇宙里有一个名叫黄金星系的漩涡。那个漩涡由一颗主星球,五颗属星球,十二颗封禁力量星球,二十三颗混合星球以及成万上亿颗附属星球组成,附属星球还分高等智能附属星球,中等智能附属星球和低等智能附属星球。虽然地球和黄金星系隔着“十万八千里”,但生物与元素基本相同。从来都没有人知道或者去过那里,信息嘛,所有人也不知道。因此,散布了很多谣言。但可以肯定的是,所有的谣言全部都是假的。

钻银(以黄金星系的年号为准,不是公元)32768年——32794年,地球上的人们拜访过黄金星系不下一千次,无一例外全以失败告终。不是因为飞船的燃油不够,而是因为速度真的太慢了。

钻银32768年——32794年,二十六年内,黄金星系遭受过十几次外敌的入侵。全部以胜利告终。他们遇见的敌人有很多,比如,被称为“网络灾难”的外星黑客入侵;能发射黑洞的“天际银甲”星舰与人手两把等离子激光枪的战士;行星和他的无敌金刚战甲等等等等。

现在,他们又要面临与黑暗势力的最终对决,他们能攀登得了最终的胜利之山吗?即使能攀登,能到达巅峰吗?

正文

在每个星球都有的高科技智能大厦内,第七百四十层是一个有着黑客防火墙的高科技严防死守的严密楼层。为什么要布的这么严密,只是为了守住各大星球通用的“通行证”——量子时空水晶——以及其他镇世之宝。

这是32794年12月31日。

午夜24:00。

也是32795年1月1日。

凌晨00:00。

在高科技智能大厦内的量子时空水晶突然变暗,紧接着,水晶内溢出一股带有黑暗触手的黑色云团。不到半分钟时间,那个隔间就是一片黑暗了。哦,对了,每件宝物都存在有激光网守护的隔间里,并有超星特警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守护。因为只有一个隔间里的那个宝物受到影响,所以超星特警没有注意到。等他们注意到时已经晚了,黑暗触手撬开了隔间的铁门,超星特警还没来得及向太空总部汇报,整个七百四十层就已是一片黑了。

那黑暗触手力量大得惊人,看似柔弱,却把每个楼层都有的钢化玻璃捅碎了。黑色云团从玻璃窟窿中伸展开来。黑暗触手每捅破一层的窗户,黑色云团就向着那一层里延伸。最后,整个高科技智能大厦就陷入一片令人惊悚的黑暗。

公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黑色云团吓得不知所措。街道上、小巷里以及宽广的道路上全都混乱不堪。政府只能派出空中科技特警(军队)用激光枪扫射黑色云团。可还没等特警队排好阵势,黑暗触手迅速出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特警队的一架架双旋翼磁悬浮战机拖了下去。

这一切都被xxxxx(不能公布他的姓名)以及他(她,它)的神秘组织看在眼里。至于他(她,它)为什么不帮忙,是因为他(她,它)正在帮别的星系处理事情,他(她,它)没办法顾及这里。

很显然,现在就只能依靠星系内部的力量来解决了。

由于黑色云团扩散的速度太快,被黑暗吞噬的人越来越多。一旦被黑暗吞噬——不管男女老少——将会被定住,沉睡,除非黑色云团从它在的这块地上消失,否则将会永远沉睡。

防御系统干吗使的?黑暗触手在袭击公民之前,就已经把供给防御系统电力以及这个星球所有电力设备的总电站的发电机侵蚀了。没错,就连最普通的打电话都不行了。

由于没有了电力,黑色云团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占领了这个星球,这只是一个低等智能附属星球,然而一个星球被侵略,却以超过光速几亿倍的核能射线传到了其他每个星球的防御系统接收处。一瞬间,防御系统都开启了环绕自身星球的防护罩。

因为其他星球的电力还没有遭到破坏,中央政府紧急制作了一个能量瓶,

想让防御系统的防御力更强。可是他们不知道,用不用能量瓶,效果都一样。黑色云团永远也挡不住。

不久,这句话被证实了。

中央政府为了调试能量瓶的效果,将能量瓶里的能量液体往防护罩上滴了一滴。

黑色云团以及黑暗触手来了,人们紧张地等待着。

奇怪的是,黑色云团并没有被挡住,反而径直插入了防护罩。接下来的事想必大家已经都知道了:那颗星球同样也遭到了黑色云团的侵蚀。

在黑色云团侵蚀所有的星球之前,政府只能有一个选择:移民。

移民?移民!

政府将公民们迁到了一个星际战舰上,并将星际战舰驶离了黄金星系。回头望去,无情的黑色云团正在吞噬着他们曾经的家乡。离别家乡的那一天,所有人中每一个人都表现出不舍。但随着时间流逝,人们渐渐把注意力转移到星际战舰上。开始将这艘在地下埋藏了几千年的破旧飞船“更新”了起来。

随着时间流逝,公民们渐渐淡忘了黄金星系。

突然有一天,中央政府想起了黄金星系。于是在32795年4月18日14:30的时候,做了一场演说。并问谁能胜任这个任务,去黑色云团里一探究竟。

“没有任何人类能够做到,即便是我们也一样。”一位老者说道,“我刚才听说xxxxx已经处理好了那个星系的事情,所以我们可以去请他(她,它)帮忙。
派出几个人帮我们去打败黑色云团。”

“嘿,嚯,哈!”

“看我的烈火焚烧!”

“喂,打我干甚,我的飞轮长枪可不是好惹的,看招!”

“我躲!”

“你打错人了!打的是他不是我!”

“我切,我切,我切切切!”

“找死啊,石破天惊拳!”

“刚才没打着,看我的凌空旋风踢!”

你也许很诧异,这一堆人在这闹哄哄的干嘛呢?他们在训练自己,让自己得到最好的一种状态。

“喂,抱歉打断一下,黄金星系的中央政府正在招募很强很强的大师去为他们解决黑色云团的麻烦呢,要不要试一下啊?”有一个人跑过来问。

“好的,马上就去!”

过了几分钟后,这些人和其他二十几个报名的人一起来到了黄金星系中央政府所在的地方。

“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帮我们打跑那些黑色云团吧,你们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各自拿好自己的武器,准备出发吧!对了,如果你们没有合适的武器,我们这倒是有一些能量武器,看看有没有你们合适的。”

说完,政府让人拿出一个大箱子,与其说是拿出,不如说是抬出。打开大箱子以后,里面是琳琅满目的武器。每一件都是科技精华与能量精华的完美结合。

“那我先试试吧。”说完,那人拿出一个类似光剑柄的手柄。突然,手柄的一端射出一束能量束,随着它散去,一把刃出现在手柄一端。他向着空中抛出一片龙鳞(一种比金刚石还硬几百倍的金属,属于人工制成,合金),接着,它凌空跳起,那刃在他眼前一挥。龙鳞打着转儿,突然,龙鳞爆了!

那个人落在地上,身边是一小堆龙鳞的粉末。

“这么强,这个我要了!”

“我们是按照每个人的生活习惯,喜爱型号来制作的。你们可以在这试一下,我敢保证你们不会不喜欢这个的。”政府笑着说。

那些人选好了自己的武器,跟着政府的人来到了一间宽敞的屋内。这个屋子是一个宽敞的仓库。打开仓库的大门,里面是三十四副机甲。机甲看起来大而笨重,实际上比老鼠都要灵活。

“这些机甲可以当做你们的防护服,如果不想操控这个,可以穿里面的贴身装甲出战。”

“好了,我们只有这么多东西,剩下的只能靠你们自己了!”

说完,舱门便缓缓打开,广阔深邃,一望无垠的太空展现在他们眼前。随着机甲超光速引擎的巨大轰鸣声,一副副机甲飞离了cristory · fredect那巨大的飞船。政府的人目送着他们,消失在远处的星群之中。

机甲飞了不久就到了黄金星系。放眼望去,一片黑暗,黑压压的一片让所有人的背上都竖起了汗毛。不由分说,大家直接飞了进去。

机甲落地发出的引擎声很微弱,以至于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落了地。等到一个人打开机甲头部的舱盖,穿着贴身装甲落到地面上,大家才发觉。各个跟了上来。
这些人悄悄地走到一栋房子后,警惕地观察着街道上的一举一动。

只见街道上被定住的人四处,全部都做着一个动作——逃窜——当然是被定住的。怎么唤也唤不醒。走着走着,就来到了高科技智能大厦的大门前。

一个人一脚踹开大门,走了进去。

有人召唤出了一个时空漩涡,大家跳了进去。时空漩涡从七百四十层创造了出来,大家出来了——刚才那个过程相当于是瞬移——立马就看到了黑色云团的源头——量子时空水晶。

那个量子时空水晶已经变成了紫黑色,周围的激光防护墙也已经变的时有时无,根本起不到一点保护作用。另外还有一层完全透明的金刚石罩子,但现在,罩子也已经变成了筛子。

量子时空水晶还在往外溢着黑色云团。

一个人小心翼翼地将水晶拿起来,他将贴身装甲的左手部位的装甲消除,用手碰了一下水晶,立马触电似的收回:

“哇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冻死我啦!呀呀呀呀呀呀!救命啊!不行啦!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除了他还在不停的说:“呀呀呀呀呀呀呀!”之外,其他人都偷偷笑出了声。

其中有一个人没有笑,他拿起水晶,测了测它的温度。又把这个隔间里的每一块地方的温度都给测了个遍,最终走到一块地方,抽出他的致命武器——一把双刃短剑(是由无数个像原子那么小的金刚石块——此金刚石非彼金刚石——用能量拼接而成。如何拼接?拿个能量武器里的锤子,在锻造台上用几十万度的高温火焰燃烧——这种火焰即便是钢铁浮在它上面几米高的空中,也会立即变成一股青烟——并用锤子敲打定型。然后将剑插入冷水里降温十分钟,时间必须精确到毫秒才可以。然后拿出来,重复上面的过程。这样重复执行七次,一把剑就造成了)——指着那块地方,说:“还想藏吗?”

没动静。

“是要我斩断你的时空漩涡吗?”

突然,地面升起一股黑色云团,从黑色云团里走出一个像乐高 幻影忍者 第九十八集里的鬼怪头领——欧米加一样的人。

“为什么占领我们的星系?”用双刃短剑的人问道。

“拿剑指着我,是对我的一种不尊重,也是对我的挑衅。拿剑指着我,说明你相信自己有足够的实力能够打败我。懂吗?”那个怪物(以后就这么称呼他好了)没理他,他(注意,这里的“他”指的是怪物)开口了,而且是以一种极低沉的口吻说道,令所有人的背上起了鸡皮疙瘩(当然,除了那个用双刃短剑的人)。

“前提是,你能够单挑我们三十四个人吗?”他反问道。

怪物(听起来有点怪哈)没动静。他(注意,这里的“他”指的是怪物)默默地从背后拿出一只回旋镖,突然,他将回旋镖迅速扔出。目标直指用双刃短剑的人(以后我们管这个人就叫“短剑大师”了),有些人甚至于都没看出怪物是怎样出手的。

“当”的一声,回旋镖撞在了双刃短剑上,顿时火花四溅。

说错了,一声过去后,回旋镖仍然在与双刃短剑摩擦着,摩擦处仍然不断地迸发出火星。

短剑大师慢慢的掏出另外一把双刃短剑。突然,他将挡回旋镖的双刃短剑
收回,也就一瞬之间,他将另一把双刃短剑往前一劈:

“当”的一声,回旋镖又被劈飞了。“咣啷”一声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

“不应该呀,这么酷的人,威力就这么点儿?嗯?哈哈哈哈哈!”短剑大师冷冷的笑道。

这下,怪物被彻底的激怒了。

他(注意,这里的“他”指的是怪物)拿出了一双锤子。

一个人上前阻拦了短剑大师,并说道:“你就凭着两把破铁锤子(其实并不破,这双锤子也是上了‘超级能量武器排行榜’的能量武器。可是那个人并不知道),想战胜我们三十四个人?脑子进水啦?还是在梦境里云游四海呢(白日做梦)?”

他拿出了他的致命武器——一双回旋盾牌,像八边形的宝石那种。由金刚石(文中提到的所有金刚石都不是现在的金刚石,这种金刚石成本特别高,是唯一能够打造能量武器的物质,可能倾家荡产只能购到一立方厘米的金刚石。贵重吧?超乎想象!)打造。

怪物冲了过去,举起那双锤子对着那人由上而下就是一锤,那人忙举起盾牌抵挡,只听“当”的一声,拿盾牌的人脸上顿时表现出痛苦与恐惧的表情,他腿脚发软,胳膊不断抽搐,“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那双盾牌经过那双锤子强有力的力量一击,也被锤变了形。

怪物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状,他稳稳地落在地上。倒是使盾牌的人不断的呻吟。
“现在知道了?这就是你们挑衅我的下场。”怪物开口了。

又有几个人想试试看,结果我不说你们也知道,全跟第一个人的下场一样。差点丧命。

怪物吹了一声尖利的口哨,然后他慢慢的朝被回旋镖打破的窗口退去,突然,他一个后空翻掉了下去。掉下去的一瞬间,他嘴角挂着一丝轻蔑的笑容。

那些人忙从七百四十层的窗口看下去,只见怪物不偏不倚的坐在了一辆摩托车的车座上,像闪电一样疾驰而去。

“都什么时候的车了,还骑!”短剑大师也吹了一声口哨,一架战机飞了过来,
悬在了半空。打开舱门,那些人陆陆续续登上战机(这架战机最高时速可高达七百万千米每秒,史上最快战机之一),追着怪物不放。

怪物向前骑着,突然从摩托车的一个小包里掏出一把激光枪,与此同时,他身子也侧了过来,怪物甚至都没看瞄准镜,一枪射了出去。

这一枪不偏不倚正好射在战机的雷达上。奇怪的是,并没有听到任何爆炸声,也没看见冒一点烟,激光碰到战机竟然反弹了回去。怪物又连射几枪,飞机安然无恙,倒是激光枪的激光损耗了一点。100%变成了89%。

怪物看没有效果,便不再攻击。

那三十四个人从战机上跳了下去。

也就这一瞬间,怪物的摩托车一个180°大掉头。一团浓浓的烟雾从怪物的激光枪里放出,转瞬之间包围了怪物,和那三十四个人。那些人打开聚光灯,没用。有一个人打开强力风扇,这才把烟雾全都吹散。

过了一会儿,大家才发现,怪物以及短剑大师都没了踪影。

这条路是一座江上的桥。那些人从桥上往下看,江上波涛汹涌,没过几秒,就会有一个大浪扑过来,下去的话一瞬间就被卷走。当然,这条江两边贯通平静大海,只是这一段汹涌而已。在水中张开嘴,用嘴呼吸,大家都知道,迎接你的不是空气,而是满满一口的水,毒水!

短剑大师以及怪物到底在哪?

后边呢!

此刻,在高科技智能大厦楼顶,怪物正用望远镜注视着桥上的一举一动。他也很奇怪,短剑大师在哪?

“看起来,他们还没发现我们吧,嗯?”

怪物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但很快反应过来。

“别再这么装了。你可以装给他们看,但绝不要装给我看。行不行?【天际银甲】星舰舰长,凯克 · 艾兹先生?”

“哟,被你识破了。你之前当过侦探?”怪物边说边摘下面具,露出了它的本来面貌。

“为什么反反复复的来这?”短剑大师冷冷地问。

“你们星系有最富庶的资源,又没有时空交易站,只能抢夺。”

“为什么要戴面具?”短剑大师又问。

“跟我喜爱能量的性格一样,这个面具形式的能量武器能够提升我的能量值。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

“吓人。”

“噗!”短剑大师立马把早饭喷了出来。

就这一瞬间,(因为凯克不想摘下面具,所以我们依然称他怪物)怪物拿出一柄长枪,往前一投,直奔短剑大师后心而去。

短剑大师眼疾手快,他随手掏出一片龙鳞向后一扔,“当”的一下碰在长枪的枪尖上,把长枪挡了回去。

接着,他一个回转身,“蹬蹬蹬”几步蹿了上去,将手中短剑往前一送。

怪物也不是吃素的,他往左一闪,同时接住被短剑大师挡回来的长枪往前一伸。
又是“当”的一声,剑尖碰到了枪尖。虽然只是碰到了剑尖,但怪物只觉得胳膊一麻,长枪带动他的胳膊胳膊带动他的整个身体一起承受着一股不知从哪来的推力向后一歪。“呼”的一声摔下楼去。

“咚”的一下,怪物觉得脊梁骨好像快要摔断了似的,险些丧了命。他往下一看,离地面还差得很远,正好摔在一个突兀出来的停机坪上。

“当”的一声,长枪插在了他身体的旁边,再偏那么几厘米他就要看见黄泉路了。

突然,怪物看见天空(黑云)中出现两个亮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两把手柄末端连着锁链的双刃短剑已经插在了停机坪上。怪物刚想翻身站起来,两边锁链突然一紧,紧接着两把双刃短剑被拔了出来,双刃短剑并不是“空手”被拔出来的,伴随着一声巨响,好惨的怪物哦,还没站稳就又掉了下去。这一次迎接他的不是停机坪了,而是硬邦邦的花岗岩地面。哈,更惨了,他直接昏了过去。

短剑大师展开滑翔翼,跳了下去,稳稳地落在地上。

怪物此时也站了起来,二人又斗在一起。

再看其他人这边,全蒙在鼓里,他们只听见了从来时的方向传来的一阵微弱的铁板断裂的声音。其他啥也不知道。

忽然,他们觉得脚下在微微颤动,他们往桥的两边望去,只见无数骑着狼(注意不是狼狗是真真正正的野狼,紫色眼睛,变异品种,比地球上的狼强几倍都不止,比马小几圈。被驯化的战狼是一种挺强的作战武器)的铁甲战士像海啸似的向他们奔来。

骑狼?幼稚!一个炸弹轰飞一大片!

正如所写的那样,几个炸弹就完事了。没轰死一个,倒是把他们都轰江里去了。
他们处置完邪恶战士,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于是,他们往桥的两边分头跑去。
过了一会儿,桥上都没人了。

短剑大师跟怪物斗的正欢,突然“嗖”的一声,一支暗箭飞了过来,怪物往旁边一闪,躲了过去。正在此时,十五只暗箭“嗖嗖嗖嗖嗖”一连串地射了过来。惨了,怪物不得不使了个虚招,从短剑大师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躲过了暗箭,狼狈逃窜。

短剑大师哪能让他跑啊。在第一支暗箭射过来之前,他就已经看到了往这边跑的那拨人,此刻,他叫上那些人一起扑了过去。边跑还边用激光枪和小型弩炮射他,怪物,哈,惨喽!边跑还要躲后面射出来的激光和箭。

干脆,我不跑了!

怪物这样想着。

他一个回转身,手里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只回旋镖往前一挥,短剑大师往旁边一闪。就在这节骨眼上,怪物拿起长枪又是往前一投,眼看长枪就要透过贴身装甲之间的缝隙刺入短剑大师的前心,突然传来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接着又传来长枪掉落在地“当啷”一下。怎么了呢?

原来,短剑大师的反应那真是世界上无人能比,躲过箭之后,他马上拿双刃短剑往前一挥,枪尖碰剑尖。短剑大师练了几十年双刃短剑的功夫了,力道真是强,一撞就把长枪撞了十来个后空翻落在地上。

怪物愤怒了。

你、你们打我,将我打得落花流水,你们尝过被人打得落花流水的滋味吗!?

想到这里,怪物怒吼了一声。它的能量随着这一声怒吼不知大了多少倍已经不受他限制了,他全身都冒着紫色的火焰,看起来他的铠甲也坚固了不少。因为不管使用激光枪射他还是用激光炮轰他,全都没用。正相反,它一锤子下来,轻则武器弯了或断了,至少还能用,重则武器直接报废。

但唯独短剑大师的双刃短剑怪物怎么锤也锤不断,锤不弯。

短剑大师的双刃短剑就如同两条出水的蛟龙在空中腾云驾雾,时而像旋风一般出击让人目不暇接,时而弯腰躲闪等待下一次出手时机。时而攻时而守让怪物疲惫不已,反倒是短剑大师越战越勇。

怪物被彻底搅糊涂了也没时间细想他举起锤子由上而下就是一锤可还没锤下来双刃短剑已经到了只见两道闪电般的光影闪过锤子的锤头已经和棍子分道扬镳了。不仅怪物倒吸了一口凉气其他人也看得胆战心惊如果短剑大师误伤了我们的话我
们不就完了还是脚底抹油溜吧于是这拨人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另外那拨人通过桥走到了一座四面环海的无敌迷你岛上,这拨人还真懒,反正也不能继续往前走了,干脆就在这里待着吧。于是,他们就把这座蕴含着丰富资源的岛拆了,做了一个海上研究基地,这拨战士一下变成了化学家和科学家,丢掉了盔甲用起了仪器。

战士的数量一下子减少了一半。

另外那拨人听说了这件事,也想挤进这里逃过怪物的“超级猛烈大进攻”。可这地方太小了,他们干脆直接回到了飞船上,只当他们从没来过这里。

短剑大师知道吗?当然知道。他心里想:没想到这些胆小鬼这么害怕,早知道就别跟来了嘛!

怪物已经被短剑大师打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反应和速度真是不慢。他瞅准短剑大师的一个破绽,一锤子(怪物又找了一双和之前那双一样的锤子)划了过去。

“砰”的一声,短剑大师难得一见的【没反应过来】,一锤子就把他锤出几十米远。装甲已经被锤得稀烂,里面最后一层银光闪闪的钛合金铠甲已经露了出来。

又是一锤,短剑大师被抛到空中,“嗵”的一声摔在地上,钛合金铠甲也被砸成了花。

怪物走到已经奄奄一息的短剑大师面前,冷冷地说:“你的那些垃圾朋友都已经离开了你,这些垃圾们放弃了你。别再跟我耗着了,再这么耗下去,你总有一天会保护不了这里海量资源的。到头来还是个死,走吧。”

短剑大师真的不是想逃避,怪物说的很有理:就凭现在的体力,想和他打一会是完全不可能的。如果撤了,到时候恢复了再反扑回来,还有可能胜出。但如果撤了,他就会占领整个黄金星系,还回得来吗?凭他的实力,完全有可能来一个球型防护罩,让我没法进去!但也有那么些可能,他不会来一个防护罩,反正不撤是死,撤了还有机会胜出。但只是有机会!

想到这里,短剑大师突然站起来,吹了一声尖利的口哨,然后转身便跑。等怪物反应过来,只听一阵电流的丝丝声,战机已经飞的没影了。

短剑大师真的撤退了,不过他不是为了像之前那些人一样逃避,而是为了等待时机。

短剑大师回到星际战舰上,他并没有因为没完成任务而被人瞧不起,反而却受到强烈的欢迎,原因很简单,他毕竟替我们保护我们星系的安全,即使他失败回来了,但他至少替我们和黑云战斗,凭什么瞧不起?

短剑大师躲过粉丝的“热烈拥抱”,逃到私人工作室,关上大铁门,将先回来的人召集起来,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过了十几周,那些人依靠机器画出的第21张这个宇宙的全景图,与政府商量好了这次计划的行动,他们便下了决定,再去黑色云团里迎战怪物。

政府答应,因为这个计划需要这个最能打的短剑大师去争取时间。好让政府可以有时间去继续这个计划。

短剑大师再次确认计划的明显错误有没有,便告别其他人,独自一个人回到了黄金星系。

当短剑大师到达曾经与怪物交手过的那个星球时,只见街道上一片狼藉,房子全变成了残垣断壁,或者更干脆连地基也没了,很显然,全都是被怪物手里拿的那双令人恐惧的激光枪干的。至于为什么,应该是因为怪物自己想做吧。

怪物知道短剑大师来了吗?当然不知道,他还以为短剑大师与其他人一样逃了。他还邀请了行星(详情请见前言)和那些企图占领黄金星系网络资源和物质资源的外星黑客来这里,不过他没有等来行星和黑客,却等来了一双削铁如泥的双刃短剑。

“嗖嗖”两道白光闪过,怪物没反应过来,但他命真大,双刃短剑擦着怪物的耳边
飞了过去,插在他身后的一块巨石上。

“凌空旋风踢!”短剑大师扔完短剑使用瞬移术窜到了怪物面前,接着他凌空跳起右脚前伸左腿弯曲身子后仰朝着怪物就踹了过去。“嘭”的一声,不偏一厘一毫正踹中怪物的前胸,立马将怪物踹出去老远。撞碎了一块高科技智能大厦的玻璃。怪物的后背那叫一个疼啊,人家撞碎的是钢化玻璃啊,能不疼吗?!

怪物此时已经进入战斗状态了,虽然他有点措手不及,但还是与短剑大师再次在高科技智能大厦的楼顶准备战斗。

这回,短剑大师虽然身手不凡,但毕竟精力不足,交锋了二十几次后就让怪物占了上风。但短剑大师知道,自己倒下了,计划就完不成,自己失败了,整个家园就夺不回来。自己的老师——黄金大师已经和他们战过一次,胜利了,临终时将破灭黑暗贪婪的希望的任务交给了自己,难道我这个和老师旗鼓相当的学生不能将他们打败?

但让他思考的时间太短,怪物几锤子下来,短剑大师已经摔到了楼顶边缘。想想看:740层的高科技智能大厦,摔下去不得粉身碎骨吗。高科技智能大厦是8边体,总共有11个平台,而离短剑大师最近的这个面一个平台都没有!再说一遍,短剑大师如果摔下去,将直接摔到楼底!

怪物毫不留情,他举起双锤,“呼”的一声砸了下去。

“砰”!

短剑大师反应真快,在怪物的双锤还没砸下来的一瞬间他已经拔出了插在腰间的激光枪。一枪对准怪物,砰的一声,怪物被激光枪射到了短剑大师对面的边缘。
接着,短剑大师吹了一声口哨,那个送他来的机甲立刻降落在他的身旁。他穿上机甲,机甲两只变成炮的手对准怪物,“three two one 轰”的一声将怪物炸下楼去。

短剑大师开启机甲的滑翔翼,跟着怪物一起落了下去。
怪物在下落的同时朝着机甲扔出了一枚炸弹,短剑大师的机甲没躲避成功,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机甲变成了一朵花。

短剑大师怎么样了?接着往下看。

怪物落到地上,抬眼向上看。只见浓雾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与此同时,一连串的爆炸声传了过来。天空中出现了其他的人,全部都是曾经与他对战过的人。“我们可没忘了计划中的事!”

等等,除了这些人的身影,还有其他的人……行星!不是吧!行星!真的是行星来了?!怪物在心里一直在重复着这个名字,却忘了注意攻击的东西。

“砰!”“啪!”“biubiubiubiu!”“噼里啪嚓!”一连串的炮响,怪物太惨了,一直打到奄奄一息。接着,他被装进了一个牢笼里,短剑大师关上牢笼门,打开牢笼的时光穿梭推进器,将怪物送回了他的大本营。黑色云团一见主人走了,群龙无首,也被打回了大本营。

星际战舰返回,人们和往常一样,不着急庆贺,而是动手,将被破坏的建筑修复,并将防御系统改造,并且必须将这个星系重建的跟没事人一样。然后,自然就是——巨大的宴会啦!

可短剑大师没想参加宴会,他与行星签订了永久盟约,接着返回了神秘组织。
经过这一战,黄金星系“第一防御星系”的美誉更加威名远扬,那些觊觎黄金星系资源的人(们)不由得退了几步,去想别的星系了。

附:神秘组织
没有人知道神秘组织是来自哪的,只知道神秘组织是一个有着巨大财富和严肃纪律的团体。他们的人不得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信息(姓名、组织编号、职业、出生年月日时分秒、所属地址、所用设备、以及自己做任何事情所用的方法)。他们一切知道他们的信息的人都会被带到这里来一起生活。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自哪里。他们对待所有人如一家,哪一边出了无法解决的问题,他们就去解决。所有的人,无不以进入神秘组织为荣。因此,他们在世界上的名誉非常的高,在防御团体排行榜上已经稳居第一几十年了。他们已经被称为“神组织”。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