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级

我仍然记得我的十年前,在IBM的CSDL(中国软件开发中心),每个人每天都会接触到一款叫BluePages的企业内应用,这是一款类似jigsaw的Web应用,在这个应用里,每个人可以搜到这个号称有四十万员工的个人信息,包括TA的长相、地理位置和联系方式,而特别的是,可以看到TA的职级信息,是一位资深的技术工程师,还是一名经理,以及从TA一直向上延伸到CEO的汇报线。

入职的时候,我的经理给几名新同事介绍公司的职级,曾经自豪地说道,每个人的汇报线不会超过六级,就会抵达CEO,而全部的职位等级呈井字结构,从而保证高效和去官僚化。我的确数过,从我开始往上数六级,真的可以到达当时是CEO的Samuel J. Palmisano。

作为一名默默无闻的Band6,我对每一名Engineer或者Manager称号前面,那一串长长的修饰,与其说充满了好奇,不如说是敬畏。Staff,Advisor,1st Line,2nd Line,Director,TA的老板,TA的团队,无不在描述TA身处这家企业的位置,以及字面所含有的隐藏但又每个人心知肚明的的权力。

久而久之,我发现不止我一个人,都会觉得工作之余在BluePages逡巡,是一种额外的乐趣。浏览一位如雷贯耳的Fellow(IBM院士)所汇报的老板是何方神圣,猜测两位面和心不和的经理是如何在他们的老板面前明争暗斗,以不可告人的姿态揣度某位工程师是何以在短短几年内数次升迁。慢慢地,这成为在自己职级晋升无望后剩下的恶趣味。

如今想来,BluePages是一棵拥有四十万片叶子的肥硕的巨树,作为最底层级别的工程师,多数人彼此簇拥,再无力望向天空。那种由等级带来的森严,有更明显的压迫力,尤其在一次又一次无力于不明所以的晋升机遇之后,多数人的心态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开始彼此猜忌,鄙视,甚至贬低,开始在工作中互相倾轧。那无论如何都不能称得上是一次称心的职业经历。

如果说这是传统巨型IT公司在中国的失败经历(几年后的事实也证明了它们的失败),曾经InfoQ的一篇文章《阿里 P10、腾讯 T4、华为 18,互联网公司职级、薪资、股权大揭秘》,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展示了,现如今人们对职级的态度和诉求。因为窘迫的现实条件,他们的关注点本无可厚非,更加现实和直白,而媒体也大肆渲染,撩拨眼球,仿佛世界上就剩下市场水涨船高,满足不断膨胀的人性需求这唯一一件重要的事情。可明明我们看到的是,扭曲的企业文化和毫无认同归属感的雇员之间的博弈,而美其以“福报”之名。

每当身处其中的朋友跟我谈及种种不堪的雇佣体验,我都会好奇他们巨大的忍受力,而他们的答案无外乎是,再忍两年,卖了股票拍屁股走人。我开始会觉得他们可怜,甚至可悲,为了私利背叛了自我。但慢慢地,我开始不会觉得他们付出自己的健康可悲,可悲的是他们背后服务的企业,在无视员工体验的基础上,何以心安理得号称并构建造福社会和国家的服务。

我看到的是在这种再直白不过的职级,以及被极度简化的数字之下,是无需被掩藏的单调无聊,无所依托的,近似于浮萍的雇佣关系,尽管这在有些人的眼中是再不过正常的事情。在不断地被攫取,以致所剩无几的安全感之后,这种廉价的依托关系,如何能指望一个个本来极具充沛主动性的个体,为企业带来富足又长久的生命力呢?从当年的AT&T,到如今的IBM和阿里,无一不在佐证这种必然的趋势。

这恐怕是企业无论如何都要警惕的。我丝毫不怀疑对于职级设计的初衷,以及设计者的坦诚,无论是应对外部市场和客户的压力,或是出于内部激励的期许。我以我的经历表明,再精心的自上而下事无巨细的设计,落实起来都会随着时间推移,会被简化为对几个再直白不过的数字所透露的权力的崇拜,以及出现的更为危险的在人心上的对比、不满、猜忌、倾轧,而这些是对最大限度刺激企业竞争力和生命力的本愿的莫大的反讽。

在耸动的标识了职级的数字之下,是无法安心的工作环境,以及不能产生信任,并愿意为之主动承担责任的关系。而再往下,是对个体和个性的抹杀,以及个体体验的不尊重。而这对组织的创造力又会是巨大的伤害,毕竟没有人会愿意以及有可能,在充斥变相的竞争压力下,仍然能以安心笃定的情绪,饱有创新和思考的空间。

从个体的角度,被要求以几乎统一的行为模式,来被评定和选择,也是颇为诡异的事情。姑且不说模棱两可的职级和职责定义,以及仍然需要有其他人来主观(自以为客观,但往往更容易迫于目标或者裙带关系)决定一个人的行为模式是否符合标准,单是这种被要求、被决定,就是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对个体与自我的思考自由,并不断强化。我愿意相信,这在个体自身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思维模式被限定在局限的范围,只关注眼前的切身利益,失去了对周遭环境,对市场和领域变化的敏锐感知力,从而导致竞争力下降。

所以尊重个体的体验,仍然是一如既往需要企业,特别是我们每个人需要认真对待的事情。我们需要创造一个安心并为之采取信任,为之主动承担的环境。我最担心,多数人只看到了激动人心的一面,而忽略到兴奋的覆盖之下,极容易变化的,对心理产生细致又潜移默化影响的部分。毕竟这是一群极具才智的人,虽不善言辞,但并代表不明白,如果看到的不是想要的,他们就会默默走开。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