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事件:不要随便浪费任何一个锻炼智识的机会

人总是倾向于认定自己相信的事情,同时借助不断地寻找到的所谓证据,去证实和加强这个印象,直至偏颇。

借着这次事件,我从大众舆论看到几个现象:

  • 对于情感联结的一厢情愿。武汉日记曾经让很多人即便置身武汉之外,也能感同身受。在缺乏足够多具备公信力的信息的时候,它的文字的确抚慰人心,以及让人内心有所坚守。它的快速出版,似乎让人觉得自己投入的信任和感情被出卖。可是看和不看,文字都在那里。但对个人感情被背叛的指责似乎说不出口,一定要假以更高尚的理由。
  • 对于个人自由的粗暴干涉。出版也是自由的一部分。方方有曾许诺读者或者中国人不会出版日记?即便许诺不可更改?无论意识形态默许,还是会触犯法律,自有公论。作者不是圣人,但有自己的意愿和自由,利用网络暴力只能彰显悲凉世态。我们都一样,只有当学会尊重个人意愿和自由的时候,才会更有文明的迹象。
  • 对于国家安全和荣誉的臆断。站国家和民族的立场,无可厚非。但政府之间的意识形态争执,历来风谲云诡。有能力的可以看外媒,他们其实没那么关心。没能力的可以凭常识和回忆,世界格局可曾因为一本书产生转变。任由阴谋论驱使,究竟是事实如此,还是我们在日常就失去了安全感的后遗症?以此要求作者对世界舆论(自然也是臆想的)的负面影响出面澄清,显得巨婴滑稽。
  • 对于他人的道德绑架。是不信任已成习惯,还是反转再反转成了思维定势,所以一定要时刻让自己成为聪明人。自己享受众人皆醉我独醒倒也罢了,非要强拉硬拽,觉得有摇醒每个人的必要。不能都站着线的这边,那就占据道德的高地,批判,讥讽,揶揄。如果真有赢的那一天,真的很希望看到对方尴尬,然后沾沾自喜?

也许可以有一个新的标准,在对待类似事件和现象的时候,考验自己是否有公允和常识的可能:问自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相信这世界危险重重需要时时胆战心惊提防一切,还是让他有所相信,有所坚守。

当然,到了最后,我们都可以说自己只是个吃瓜群众。

1 Comment

  1. Ni

    2020年4月23日 - 上午11:36
    Reply

    确实是很奇怪的现象。方方有做的不完善的地方,比如在自身不懂外文的情况下仍然对封面这种大事没有仔细审查。但是出版内容是每个人的自由,不应当干涉。同时,在国际上中国的声音一直很少,多一种声音是很好的事情,如果觉得方方日记偏颇,那最好的办法是写出更多更好的内容,然后翻译、发表。

    我们特别容易说西方文化不懂得东方文化,但不太去深究原因。我觉得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如今的文化输出确实不够多。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