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的事情要尽早做 | 敏捷的哲学

越是觉着痛苦的事情,越是要尽早开始做,并且频繁地做。

这是我在最早接触到敏捷的时候,经常被告知的一句话。看他们身体力行地去做,自己也学着来做。做的次数多了,会有一些心态的变化。没成想,这是一件蛮过瘾的事情。

很不可思议的变化。

记得儿子离开幼儿园的夏天,我他送去学习游泳。他跟我一样不是运动型,十次课后虽然将就毕业,但看他在换气时略显夸张的大口呼吸,以及并不熟练的手腿联动,我想的是会游泳是比当健将重要得多的事情。

他再下泳池已经是一年级的暑假。虽然记得要领,但呼吸和动作生疏,呛水后强烈的咳嗽把他的小脸憋得变色。他有退意,想早点离开泳池。而我坚持,可以放慢节奏,一点一点恢复。建立肌肉记忆,是需要时间的过程。这个过程必不可少,退却只会延迟建立的起点,痛苦仍然在那里兀自等待。就这样,若干次练习后,我变成了那个每次催促他离开泳池回家的人。

人终究是懒惰的物种,虽然作为整体而言一直处在进化当中,但作为个体来说,如果不是有意识去改变思维模式或者行为习惯,一个人的惯性表现可以绵延至一生也未可知。趋利避害可以说是人性所致,这所谓的害,恐怕就是因为不熟悉的安全感,打破了常规,需要额外的努力。

只是现实如此,多少需要我们每个人去直面。主动的改变明显要比被动的接受具备更多积极意义。有改善结局的成效,也会收获不同以往的勇气。说到底是人生态度上的改观。

回到敏捷的日常,我想痛苦通常来自于两类事情。

一个是面临错误但微小的事情。虽然有所觉察,但估量了一下,如果改变需要付出比当下更多的成本。懒惰也好,不够紧迫也好,随便一个借口敷衍上去,就可以径直离开去做那些更重要更紧急的事情。可代码规范乃至方法命名这样的小事情(事实上意义非同小可),虽然暂时回避了,但不明就以的人开始照盘全收,复制粘贴到各处不为人知的地方。长此以往,只剩不可收拾。

一个是需要养成习惯的事情。新习惯意味着对旧思维和行为方式的打破,对时间的固定占用,以及新的学习。哪样都不是让人觉得舒服的事情。记得以前有本书叫《学习的革命》,其中一个刷新了当时认知的观点:学习本身就是痛苦的事情。想想的确如此,所以不如认可这样的痛苦。用纪律和工具帮助改变。团队尝试在每日固定时间做代码回顾,以及每个迭代都会有专门的带宽留给技术债,都会是养成团队习惯的契机。这不是嚼口香糖那样简单的事情。

但我们都知道就此拖延下去,把那个心目中的正式启动典礼放在看不见的未来,那么最终来临的会是什么。如果从开头就决计下来,就是需要一个硬着头皮的开头,会发现坚持下来,也不过如此。而若干时间后,你发现事情真的已经改观了,以及现在是一个意气风发的你。

嗯,这就是我觉得蛮过瘾的事情。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