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 | 敏捷的哲学

软件开发是一项艰辛的活动,需要我们面对面的信任。

在疫期之前,日常工作的沟通就已经陷入了庸常的挣扎。遗憾的是不管出于哪种原因,因为主观的懒惰,还是客观的约束,对此产生质疑的人都是少数。不用说像钉钉这种违背人性(抑或应该说迎合人性)的工具大行其道,单就不愿意起身离开桌面,就可以跟隔壁桌的人打一个招呼或者商讨问题,而是宁愿在微信上继续低效和误解下去,现代人际逐渐的隔膜可见一斑。

而从意识到行动上都能有所转变,是这样困难的一件事情。

我跟同事说,如果不能打开视频让我看见你的脸,我宁愿不要交流。尤其是需要我全情投入,思索合适的语言表达的时候。我无法接受要面对一个黑色的方块的时候做这些事情。黑色方块上只有一个名字,但对后面究竟是一张面孔还是一个土豆,我一无所知。

更不用提面对五十个学员(五十个方块),我还不得不在屏幕这边声情并茂,不时讲个笑话缓解自己的尴尬气氛。一刹那,我开始怀疑那个空间是不是只有我自己一人,在寂寞表演。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这一点。就像我同样无法理解有人告诉我现在很多团队在讨论问题的时候,所有人都选择关闭摄像头。

但我真的不介意你洗没洗头。我只是需要尽可能面对面的沟通。

敏捷开发不是件易容易的事情。一些新鲜的工程和管理实践方式,当然让人耳目一新。但其他一些表面之下的心态模式,例如保持开放和信任,却在努力跟人的隐藏惰性做持久的抗争。而无疑这些从思维模式到行为准则的变化,都是作为根基对具体实践方式的拱卫。

如果软件开发也算是一门艺术,它的艰难之处在于需要捏合不同人的想法、能力,在不断纠正的方向上前进。而沟通会是团队内外最容易忽视却面临危机的问题。在这时候,共建信任成为一件首当其冲的事情。

敏捷开发定义了不同形式的聚集活动,帮助团队走过塔克曼模型所定义的不同阶段,以消解语言上的误解和冲突。团队也需要对此心存感恩,不断优化最好的方法帮助自己。而无一例外,这些活动形式都建立在面对面的基础上。

面对面时,伴随语言的不止有语气,还有表情、动作,以及漂浮在空气里的逐渐筑立的友好和信任。它又能最大地激发人们交流的意愿,引发深度的思考和碰撞。以及降低揣度的恶意。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