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四月 2020

Total 14 Posts

事关稀释

“稀释”,简单的两个字,仿佛既蕴含着某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遗憾情绪,也有某种无辜旁观者的姿态,以显示自己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就直面了某种客观意义上的衰败,不知道这样是可以缓解自己哀叹或者因被欺骗而焦虑的情绪,还是就此可以坐实一如既往的职业经验,“并没有特殊意义上的企业”存在。

从校园到职场

我曾经有一个愿望,那就是ThoughtWorks的同事们,不仅仅在技术上精益求精,用职业化精神服务客户,对软件和IT行业有超乎常人的热情,对于这个世界和人类的存在和自己的人生及未来,也有自己的独特理解,和自己追求的方向。